缘何违法滥建高尔夫球场要一律取缔

近日,来自文化和旅游部网站的消息显示,为彻底刹住违法滥建高尔夫球场之风,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土资源部、原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水利部、原农业部、原国家工商总局、国家体育总局、原国家林业局、原国家旅游局、原银监会等11部门继续开展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共发现吉林、黑龙江、江苏、贵州等四地共5个高尔夫球场存在弄虚作假、死灰复燃、恢复建设、隐瞒不报等严重问题,上述高尔夫球场均已被地方政府取缔,并严肃追究了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消息一出,让久未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高尔夫球场治理重回公众视野。而从2017年11部门继续联合开展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本身即不难看出,小小的高尔夫球场涉及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方方面面,个中博弈耐人寻味,正因如此,取缔违法滥建高尔夫球场早已成为既定政策而不断予以贯彻执行。据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已累计取缔115个高尔夫球场。

实际上,高尔夫球场建设在我国长期处于“禁止”之列。早在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就曾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暂停新的高尔夫球场建设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2006年12月,高尔夫球场项目正式被列入《禁止用地项目目录》;此后数年间,包括国家发改委在内的多部委也曾相继以“保护耕地”为由颁布近十项通知、要求等文件将高尔夫项目归入“禁批”之列。

然而,层层禁令似乎未曾挡住其疯长之势。据统计,2004年—2014年的十年间,全国高尔夫球场数量已经从178个增加到521个。另据国家发改委2017年初就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答记者问时介绍,全国683个球场全部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进行了清理整治。截至2017年初,全国仅剩496个高尔夫球场,且明确今后不得批准新建。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7月1日,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明确要求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时至今日,此类围绕违法滥建高尔夫球场的取缔工作仍在继续。

之所以高尔夫球场建设能够如此明目张胆地顶风作案,其背后与巨大的经济利益密切相关。对于普罗大众而言,一旦提及高尔夫球运动,往往会与高端、贵族、高消费等字眼联系起来。实际上,驱使向来以“贵族运动”高姿态示人的高尔夫球场,在禁令之下依旧堂而皇之“高昂其头、自顾蔓延”的原因,除其背后蕴藏着的巨大经济利益外,政策的缺位一直在助长地方政府的默许态度,进而加速了高尔夫球场的快速增长。

对于经济利益,顾名思义,标榜“贵族运动”的高尔夫球场有着占地面积巨大的特点,而依托球场本身的经济附加利益开发同样吸引着投资者,即高尔夫球场的建设往往配套建设高档商品房,借以提升城市形象及促进旅游业发展。

对于政策缺位,尽管有关禁止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政策主张屡被重申,但至今我国并未形成一套规范发展高尔夫球场建设的政策文件,只有2009年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及“规范发展高尔夫旅游”的政策精神,然而,这被外界普遍解读为“国家认可高尔夫球运动的积极意义”,继而被曲解认为“高尔夫球场建设行将放开”。基于此,对于高尔夫球场建设,全国各地普遍存在着“先上车后买票”的心理和现象,而对国家禁令熟视无睹。

更为触目惊心的是,高尔夫华丽球场绿色草皮之下隐藏的黑色生态隐患。尽管每一个高尔夫球场都要依托于让人心仪的自然风景,但在环保人士眼中,这样的所谓“绿色生态”对自然环境影响极大,占用耕地、污染地下水,其球场草地更被环保人士称为“黑暗的绿色”。

据了解,高尔夫球场草坪的养护要求极其严格,其一平方米的耗水量是普通草坪的数倍。此外,每年喷施在高尔夫球场草坪上的农药要达50余种,农药中的一部分随水渗透和残留到土壤中,对地下水造成污染。

对此,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城市与区域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员马克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直言,通过单一草坪品种改善生态环境有着天然劣势。他认为,高尔夫球场的草坪养户困难且植被单一,除了有着不错的“固沙”效果,对生态并无较大改善。以北京为例,地少缺水,大肆兴建高尔夫球场地显得不合时宜。毕竟,高尔夫球场作为休闲体育活动的载体,更多功能还是在于景观层面。

在认清高尔夫球场屡破禁令肆意兴建的原因和其背后承载着的对生态环境破坏的现实后,不妨重新整理审视包括禁令在内的相关政策,按照疏堵结合的政策思路应对并治理高尔夫球场疯狂增长的现状。

所谓“疏”,即对高尔夫球运动加以引导。鉴于我国高尔夫运动需求与日俱增,日后可将公众球场作为建设的主要方向,以保障运动需求。所谓“堵”,即对违反禁令、占用耕地、污染地下水等违建行为及时禁止。

在业界看来,既然当前高尔夫球场建设已成规模,治理之策就应该遵循“先调查、后清理、再规范”的路径,在对高尔夫球场的检查、核实摸清实际状况的同时,加大对相关监管部门失职渎职的问责力度,才可能从根本上遏制高尔夫球场建设热。

而对于清查高尔夫球场建设的现状,“一刀切”地全部禁止显然难如人意,所谓疏堵结合,就是要为符合规范的球场疏导出一条合理、合规、科学的可用之道,同时对明显违规建设的责令禁止。

首都体育学院管理系教授骆秉全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就曾指出,经济发展水平制约着人们对体育的消费需求,高尔夫这样的高消费体育项目对收入要求更高,此外,还要有足够的时间去从事。他认为,经济越发达,社会越进步,人们余闲的时间也就越多,体育消费的机会也就越多。高尔夫运动2016年重返奥运会的契机显然刺激了高尔夫运动的发展。

骆秉全认为,无论是借助高尔夫项目兴建房地产还是推动体育事业发展,都有赖于实际的国民收入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禁与不禁”都要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即对其带来的利弊进行全面客观的衡量。

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也建议,鉴于我国高尔夫运动需求与日俱增,我国可将公众球场作为建设的主要方向,以保障运动需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